碧血丹心照江河—湖北省十堰市服务南水北调工程纪实

2013年09月06日17:12来源:荆楚网

碧血丹心照江河—湖北省十堰市服务南水北调工程纪实

前期已经治理好的犟河图

碧血丹心照江河—湖北省十堰市服务南水北调工程纪实

十堰生态(陶德斌摄)

  曹明权 王世昌 严谨

  2500年前,中国人开凿了世界上最早、最长的人工河----京杭大运河。1794公里的河道,沟通五大水系,成为世界水利史上的东方传奇。

  21世纪初叶,中国人开始建设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调水线路纵贯鄂、豫、冀、京、津等省市,每年将用百亿立方米的甘泉去滋润焦渴的北方。

  这是相隔25个世纪的守望,这是跨越数千年的约定。中国水利史上这两项伟大的人工奇迹,蜿蜒在中国大地上。

  在全国300多个地级行政区中,十堰市有幸参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这项事关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千秋伟业,是幸运,是机遇,更是责任,全市350万人舍小家、顾大家,汗洒丹江、情铸丰碑,谱写了一曲曲感天动地的千古绝唱。

碧血丹心照江河—湖北省十堰市服务南水北调工程纪实

移民难舍故土

  为了南水北调,十堰再大的事也是小事

  南水北调,关键在移民。

  历史将铭记2003年12月30日,这一天,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开工。丹江口水库大坝加高,水库蓄水位将由157米升高至170米,淹没区涉及十堰市五个县 (市区)、29个乡镇,需要搬迁安置人口高达18.2万人。

  据考证,三峡工程移民搬迁用了17年;小浪底工程移民用了11年;这次十堰18万多移民要求两年基本完成、三年彻底扫尾,难度之大、强度之高,中国水利移民史上前所未有。

  有人计算过:两年动迁18万多人,日均250人,人和生产生活用品,一户一辆大卡车,每天需要七八十辆车,天天不停地搬家,连搬两年!其实,移民的最后两个月,平均每天500多辆货车在库区和安置点之间往返,这也许是世界奇迹。

  搬迁,只是移民工作很小的一部分。要让祖祖辈辈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离别故土,要做大量的思想工作,要建房修路,要改田造地……把这些事情做好,不但要土地、要人力,还要大量补充资金。仅靠国家规定的政策资金,移民是迁不走的。为了“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除了足额兑现国家政策外,地方政府还得多方面投入。据郧县移民局统计,每外迁一个移民,地方政府要支出6000元,全县为此支出2亿多元;每内安一个移民,地方政府还得负担基础设施和土地治理费2.5万元,全县为此支出7亿元。据此估算,全市地方政府无论外迁、内安,要把18万移民迁出安置到位,补充性支出超过20亿元。十堰为了做好移民工作究竟补进去多少钱?无法准确统计。

  移民工作被称为“天下第一难”,为了这项工作,十堰不仅投入了大量的财力、人力,十堰干部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2011年4月1日晚,忙碌了一天的丹江口市均县镇移民干部刘峙清,刚站起身准备回家,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他下意识地往口袋里掏降压药,却发现口袋里什么也没有。“忙得几天没吃药了,药也忘记拿了……”年仅42岁的刘峙清说完这句话,倒在椅子上,再也没有起来。

  半年之后的12月19日下午,丹江口市移民局六里坪移民工作站干部陈平成,殉职在工作岗位上。妻子杨全华说:“他只有工作。每天晚上,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第二天又是什么时候走的。一年下来,我和他没说上几句话。”

  其实,在刘峙清、陈平成之前,就有移民干部马里学、程时华、刘小平、谭波在移民工作中因公殉职,只是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因为,十堰人深知,对南水北调这项宏图伟业来说,自己再大的事也是小事。后来,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国日报等中央主流媒体先后对这六位英烈进行报道,他们的事迹将永远镌刻在南水北调的丰碑上。

分享到:
编辑:娄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