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士断腕治污 守护一库清水

2013年09月22日17:18来源: 《 中国青年报 》

  半年前,40岁的南阳人张小伟花了68万元,在丹江口水库边的宋岗码头经营起一家餐饮船,生意火爆。但与此同时,食客们毫无顾忌地将烟头、矿泉水瓶等垃圾抛向水面,船上的厨余垃圾也被倒入水库中。

  丹江口水库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地,碧波万顷的库区水面分属河南南阳和湖北十堰,宋岗码头在南阳境内。6月末,南阳市的“丹江口库区周边环境综合整治”风暴席卷了宋岗,库汊里的18条渔家乐船全部停业,昔日有着“小香港”之称的码头变得门可罗雀。

  “为的是一库清水送北京嘛!”坐在空空荡荡的游船上,张小伟对整治行动表示理解,如今他也有了新的生计。

  河南南阳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区和渠首所在地。“我们要像保护眼睛、保护生命一样保护水质安全!”南阳市委书记穆为民多次强调说。

  库区水质全民保卫战持续多年

  南阳与南水北调工程有半个世纪的渊源。

  1968年~1976年,数万南阳民工参与陶岔渠首闸和引渠工程建设,141人牺牲、2000多人致伤致残,还有20万移民因为建水库迁移他乡。

  现在,总投资1367亿元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从南阳市淅川县陶岔村引水,干渠全长1277公里,基本自流到北京、天津,工程每年向北方调水95亿立方米,沿线受益人口近两亿。

  这项举世瞩目的工程还影响了南阳的经济社会转型。上世纪90年代,南阳市就提出“服务南水北调、打造生态大市、建设绿色南阳”的战略;2005年,再次明确“生态立市”。

  丹江口水库汇水区涉及南阳市淅川、西峡、内乡、邓州三县一市,库区水面主要在淅川县境内。在这些县市,大批“涉水”企业被关停,别处常见的“招商引资”在这里成了“选商选资”。

  南阳泰龙纸业原本是淅川县的明星企业,每年纳税超千万元,但造纸是重污染项目,泰龙纸业每天产生的1万多吨污水,都排入丹江口水库的支流鹳河。

  2004年,南阳市痛下决心关停了泰龙公司的纸浆生产线,上千工人下岗待业,每次说起企业生存难题,老厂长都泪如雨下。让人欣慰的是,该公司目前已经完成转型,准备开办电动车专用电池生产项目。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钒窑被关停。淅川县钒矿储量丰富,炼制钒土工艺简单,又是一个暴利行业,一时间全县大小钒窑遍地开花。炼钒会产生大量废气、废水,它们常常未经处理就被直接排放。

  “都跟抢金子一样,谁管你环保?”淅川县环保局副局长余国公对几年前钒窑疯狂上马的情形记忆犹新。一些土窑甚至架在车上跑着烧,有的躲到深山沟里“打游击”,县里严厉打击了两三年,非法钒窑终于彻底绝迹。

  南阳市环保局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全市强力关闭重污染企业800多家,水源区4县市关停并转污染企业463家,各项损失有90多亿元,年减少地方财政收入近15亿元,淅川县财政收入一度下滑40%。

  但强力治污换来了一湖清水,南阳市环境监测站监测数据显示,丹江口水库水质除总氮外,其余指标连续6年稳定在Ⅰ、Ⅱ类水质标准,符合调水要求。

  过去的污染大户如今成了治污明星

  “如果说关闭重污染企业被看成是在做‘减法’,那么为了保护水源地,南阳也在全力做好‘加法’。”南阳市市长程志明说。

  在环丹江口水库的35万亩消落地,淅川县种植了大片竹柳、芦苇,这些净水植物为丹江口库区建起一道生态隔离带。

  和张小伟一样,库区周边不少人在库区内用网箱养鱼,但喂鱼的鸡肠等饵料会污染水质,南阳市计划在年底前取缔全部网箱。“捞鱼”的同时他们也在“放鱼”。南阳市还大力建设自然保护区。目前,已建成内乡宝天曼、丹江湿地、内乡湍河湿地等8个自然保护区。同时,不断加大植树造林力度,全市的森林覆盖率达34%,库区森林覆盖率已经达53%。

  今年上半年,长江委水文局的采样检测结果表明,库区水质连续3个月稳定在Ⅰ类饮用水标准。尽管如此,在南阳市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齐声波看来,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松口气了。“压力依然很大。”他坦言。

  设在渠首的监测站记录显示,丹江口水库库区水体2006年至2012年总氮、总磷浓度不断上升,“这与城市生活污水处理能力不足以及农村面源污染密切相关”。

  城市污水管网不完善是淅川、西峡等汇水区县市面临的共同问题。淅川污水处理厂每天处理废水2.5万吨,但淅川县城20万居民每天产生污水4万吨,县里准备扩建一座日处理能力为4万吨的新污水处理厂。

  化肥、农药、畜禽粪便产生的农村面源污染也是总磷、总氮超标的重要原因。南阳市环保局推出了“环农工程”试点项目,在农村设立保洁员,收集生活垃圾、畜禽粪便,以它们为原料制成有机肥替代化肥。并在一些移民新村设立无动力污水处理设施,保证农村生活污水达标排放。

  一些企业也主动加入到治污队伍中。淅川一家企业研制出“渠首神”有机肥,推广后每年使库区周边减少化肥使用400多万吨。西峡县宛西制药厂投资5000万元配备了先进的废水处理系统,南阳市计划在“十二五”内再发展49家同类治污模式的企业。

  生产水泥的淅水集团原本是粉尘重污染企业,他们投资4.5亿元淘汰旧生产线,上马了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有效解决了粉尘和噪音问题。每年他们还就近消解其他企业生产的电石渣、铁合金炉渣等固体废弃物100多万吨,作为水泥生产的替代原料。该企业还计划利用水泥回转窑建设先进的垃圾焚烧项目,过去的污染大户如今成了治污明星。

  移民恋恋不舍别故乡

  南阳市移民局纪检组长吴家宝难以忘记,不少移民离家登车前一排排跪倒,面向丹江口水库磕头,恋恋不舍地告别故乡。移民不允许带宠物走,搬家车队开动后,成群的猫狗在后面追着客车奔跑,见者无不动容。

  不在汇水区内的县市区,用安置移民来为南水北调作贡献。过去两年,南阳市新移民16.5万人,市内安置10.02万人。搬迁过程中,12位移民干部牺牲在岗位上。

  2011年,时任北京市委书记的刘淇率领北京市代表团来南阳考察,被这些移民安置、保护水源的故事感动,当即赋诗一首:南水北送真辉煌,最动情是离故乡。清水滋润京城日,共赞豫宛好儿郎。

  按照计划,明年10月就是“清水滋润京城日”,调水在即,各项工作都在快马加鞭。8月30日,陶岔渠首的施工现场一片繁忙,十几公里外,护水队员顶着烈日在宋岗码头边捡垃圾,张小伟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渔家乐停业后,张小伟加入了淅川县护水队,每天穿着绿色的马甲、戴着绣有“护水”字样的红帽子,清理库区水上的漂浮物。他计划处理完餐饮船后,把丹江口水库肉质鲜美的野生鱼卖到北京去。

分享到:
编辑:娄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