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京津冀缺水甚过以色列 南水北调是必然选择

2014年07月30日11:00来源:中国经济网

王浩:京津冀缺水甚过以色列 南水北调是必然选择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王浩(左二),北京市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孙国升(左一)做客中国经济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系列访谈 中国经济网记者裴小阁摄。

王浩:京津冀缺水甚过以色列 南水北调是必然选择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王浩 中国经济网记者裴小阁摄。

  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25日讯(记者 王淑丽)“海河流域人均水资源243立方米,其中天津160立方米,北京102立方米,而以色列是290立方米。根据国际标准,低于500立方米,就认为出现水危机了。包括京津冀在内的海河流域连以色列还不如,可以想象有多缺水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王浩日前在做客中国经济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系列访谈时如是说。

  王浩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海河流域是世界大流域中最缺水的流域,涉及我国8个省,包括河北、北京、天津全部,山西东半部,河南、山东黄河大堤以北的部分,再加上辽宁和内蒙的一小部分。该流域多年平均降水量535毫米,每年要超采地下水80亿,从缺水的黄河流域向更缺水的海河流域调水50亿,这样才勉强支撑海河流域1.4亿人口的可持续发展。

  “这么少的水资源,要养活这么多的人口,又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三极,粮食的主产区很多又在北方,面临的水资源的形势的确十分紧迫。”王浩说。

  那么,这种局面该如何缓解呢?王浩认为,地下水显然不能再继续超采了。北京的地下水水位下降已经超过24米,生态环境面临的挑战非常大。连年的超采,导致很多地方出现地面沉陷、裂缝,天津地面沉陷累计已超3米,北京也有1米多。“最严重的是,地下含水层被抽空了以后就压缩,压缩以后再补给、再恢复也修复不到原来的样子,这是不可挽回、不可逆的永久性损失。”王浩说。

  他同时指出,节水余地已经不大。北京和天津在节水方面,由于缺水,由于有动力,政府抓得紧,所以用水效率都超过了美国的平均水平,正在向以色列水平追赶。同时也是中国所有大城市里用水效率最高的两个地区,天津第一,北京第二。“节水还有空间,但确实余地已经不大。因为一共每人每年才102方水,节水潜力不大。”他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

  “所以,调水也是基于我国国情、水情的一个必然选择。”王浩说,“北方水本来就少,少之又少的地区就是黄淮海流域,这也是南水北调的受水区。所以建设南水北调是一个战略性的生态工程,三条线东线、中线、西线形成由南到北的纵线,四条横线由西到东,长江、淮河、黄河、海河,这样就形成了四横三纵,一个连接南北方的大水网,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和中线工程就是这个大水网的起步阶段。”

分享到:
编辑:姜秋霞